关于我们

公司简介:
经营:1.园林石:三峡石、彩霞石、千层石与斧劈石、上水石与湖石、鹅卵石与黄石、太湖石泰山石与灵壁石……
     2.工艺与工程:设计与加工、供应与安装各种园林石、假山、塑石塑树与泉景、门牌石与文字牌、栏板奠基石与文化石、水景与景点、室内外环景配套、雕塑与刻字、做保护层与基座、贴金与上漆……

    原国营武汉水磨石厂上世纪八十年代生产水磨石,那是最早的半天然石材,九十年代初上马大理石车间,生产全天然石材及其制品,也因此改名为武汉石材厂。当然是最早的现代化机械化开发天然石材的元老厂家。由于种种原因,国营武汉石材厂也垮了,就像众多国企被民企取代一样。之后不久,就诞生了民企的武汉忠石石材工艺厂。国营企业之所以垮,往往没什么优点可言,但是厂址、存货、技术……还是有价值的。之所以用“诞生”,正是基于这一点!足见忠石的底蕴是深厚的。而且经过多年的努力,不仅精通多品种多系列石材及其工艺,而且精通各种园林石及其工艺。这就是其旗下的湖北武汉忠石园林景观石场。看看主网站中“案例实况”里的部分工程案例(当然不是全部),只有一个感觉:震撼!

武汉园林石,武汉景观石,武汉奠基石,武汉做假山,武汉塑石山塑树,武汉石头刻字




一般纳税人(13%专票)


  

小规模纳税人(3%普票)






仿古石雕

武大百年石:


一般纳税人(17%专票):

小规模纳税人(3%普票):

对公帐号一:

对公帐号二:

政府官网查实




部分力作:


 待我君临天下,许你四海为家;
待我了无牵挂,许你浪迹天涯;
待我半生戎马,许你共话桑麻;
待我功成名达,许你花前月下;
待我名满华夏,许你放歌纵马;
待我弦断音垮,许你青丝白发;
待我不再有她,许你淡饭粗茶;
待我高头大马,许你嫁衣红霞;
待我富贵荣华,许你十里桃花;
待我一袭袈裟,许你相思放下。
待你君临天下,许谁四海为家,
宫门万丈千家宠,我已昨日黄花;
待你了无牵挂,许谁浪迹天涯,
朝臣待漏五更寒,我已两鬓霜华;
待你半生戎马,许谁共话桑麻,
关山两地谁梦谁,我已青灯古刹;
待你功成名达,许谁花前月下,
悔教夫婿觅封侯,我已心猿意马;
待你名满华夏,许谁放歌纵马,
虚幻皆缘心不足,我已厌倦厮杀;
待你弦断音垮,许谁青丝白发,
梅妻鹤子纵情去,我已老死田下;
待你不再有她,许谁淡饭粗茶;
千帆争渡苍海水,我已得幸人家;
待你高头大马,许谁嫁衣红霞,
名利难抵绕指柔,我已姻缘错搭;
待你富贵荣华,许谁十里桃花,
半倾薄田终身饱,我已种豆得瓜;
待你一袭袈裟,许谁相思放下,
流水无意恋落花,我已参得真假。
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
此身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
天光乍已破遇,暮雪白头到老。
寒剑默听奔雷声,长枪独守空壕。
醉卧沙场莫笑,一夜吹彻画角。
江南晚来孤独客,红绳结发梢。
待卿长发及腰,我必凯旋回朝。
昔日纵马任逍遥,俱是少年英豪。
东都霞色好,西湖烟波渺。
执枪血战八方,誓守山河多娇。
应有得胜归来日,与卿共度良宵。
盼携手终老,愿与子同袍。
待我长发及腰,桃花依旧妖娆。
去年燕子早还巢,远乡少年可好?
梦里朝阳浅笑,何愁折柳村桥。
良弓轻马意逍遥,千里云山独啸。
待我长发及腰,青梅已转黄梢。
暮烟还卷暑气燎,更是相思难熬。
凉阶看星过桥,又怕银河浪高。
阻断牛女两边焦,一夜泪洒葡萄。
待我长发及腰,红叶几多寂寥。
冷菊无魂香难凋,尘满画堂懒扫。
向晚绣帘远眺,小楼对月独箫。
烛残曲黯渐魂消,清泪由它多少。
待我长发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?
红妆铺陈十里桥,羡煞邻里村媪。
倾酒但敬相邀,挑灯醉看阿娇。
鸳鸯被暖度春宵,此生陪君同老。
待卿长发及腰,小生归来可好?
此生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
九州伤破碎,武穆少年老。
剑寒渴饮敌血,长枪独破虏酋。
醉卧沙场待天晓,一夜独梦妖娆。
江南晚来客,红绳结发梢。
待卿长发及腰,小生归来可好?
八园纵马任逍遥,俱是少年英豪。
北国风光好,西湖烟波渺。
执剑血战八方,誓守山河娇娆。
盼有得胜归来日,与卿共此偕老。
泛舟夜归人,烟波共飘渺。
待卿长发及腰,小生归来可好?
三生石上刻今朝,孟婆摊前求知晓。
有情天亦老,少年沧桑正好。
最是相思难负,一曲共谱琴萧。
鼓弦别梦泪迷离,冷风残月天晓。
孤舟钓江客,共唱渔家晚。
待我长发及腰,年华似水俏。
觥筹交错醉倒,嫣然拈花一笑。
待我长发及腰,芳心暗许今宵。
三千弱水饮一瓢,此夜君心烙。
待我长发及腰,两岸青山围绕。
江湖浪滔滔,与君携手笑傲。
待我长发及腰,十里桃花翠草。
君洒翩翩剑影,我执美酒佳肴。
待我长发及腰,月下舞剑可好?
星夜萤火缭绕,彼时惊鸿照。
待我长发及腰,为君把伤疗。
九死一搏两心交,寒夜飞花杳杳。
待我长发及腰,浪迹天涯可好?
不求江山多娇,惟愿纵马逍遥。
待我长发及腰,琴笛和鸣可好?
不羡仙来羡鹣鲽,日日与君老。
待我长发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?
烛影摇红醉春宵,乱世红尘皆抛。
待我长发及腰,风云瞬息飘摇。
世态炎凉遭暗算,与君相隔朝朝。
待我长发及腰,立地成佛可好?
汝若平安归来,我必放下屠刀。
待我长发及腰,怎知世事难料?
谬误一声绝情刀,岁月终无静好。
待我长发及腰,相思苦泪难熬。
发绳飘飘情亦老,随风入尘嚣。
待我长发及腰,已是刀兵相照。
梦里与子同袍,梦外冷目横交。
待我长发及腰,爱我好不好?
千秋霸业又奈何,褪去一身骄傲。
待我长发及腰,血染青丝白袍。
江山弹指为君倒,此念心字枯槁。
待我长发及腰,倾尽天下可好?
只盼此心常伴君,陪你天荒地老。
待我长发及腰,霜冻三尺如刀。
从此长眠冰湖水,湖畔鸳鸯笑。
待我长发及腰,注定孤独终老。
覆了天下如何?你好我便好。
我已长发及腰,只是春还早。
今生无缘来世续,痴心永不消。